点击关闭

女儿暴徒-入职时已了解这份工作需要在节日上班

  • 时间:

【欧洲央行宣布降息】

最令他慚愧的是近月工作太忙,未能抽空陪伴就讀幼兒園的女兒開學,“我們各有各忙,收工她可能已上學或睡了,她放學時,我已上班,總之碰面機會少,一個星期只能相處20小時左右。”但他“阿Q精神”說,“唯一欣慰的是,可能是女兒更珍惜見我的機會,每次碰面都好樂於親近我,有天女兒在我下班時跑過來擁抱我,並親吻了我一口。”鐵漢如他,談到女兒也顯得十分窩心。

“感受最深的是荃灣暴亂,有暴徒從高處向我們投汽油彈,但現在又不是爆發內戰,(暴徒)為什麼要做出這種行為?”防暴隊成員胡先生近月多次與暴徒正面交鋒,“槍林彈雨”下,他身邊不少同事被暴徒用磚頭擲中受傷,幸傷勢不算十分嚴重,休息幾日後便歸隊,“大家都不想自己告假,令人手短缺,增加手足受傷機會,所以傷勢無大礙也會儘快返工。”

近期港鐵設施成為暴徒的攻擊目標,屬開放式運作的輕鐵首當其衝,故以往也不時會發生雜物阻塞路軌事件,惟近期這種情況有增加趨勢,令他們的工作壓力大增,駕駛時需更加專註和謹慎,以確保乘客和行人的安全。“我們不懂政治,不會分誰對誰錯,唯一隻知道平常心面對一切,謹守自己的崗位,為市民提供優質服務。”

每逢佳節多加班 警員月圓家難圓

資料圖:香港市民向警察致敬慰問。(圖文無關)中新社記者 洪少葵 攝

輕鐵車長通宵忙 乘客快樂我快樂

除了難放假期,警務人員還經常是“返工唔知幾時放工(上班不知道幾點下班)”。林志偉透露,“可能是今日通宵工作,明日放假一日,後天又要返早,甚至凌晨就要上班。”在這種惡劣情況下,林志偉透露今年中秋節未曾想過要“過節”,“以往節日好多時候都要當值,所以通常在周末‘過節’,但最近的周末特別多事發生,就算安排好假期,也臨時被抽調上陣,好比上星期日有放假的文職同事,晚上突然被急召回警署工作!”

任職車長的香港鐵路工會聯合會副主席譚建釗表示,投身服務行業工作,當然知道、也樂意在假日期間工作,“我在港鐵工作逾二十載,一直需要在假期時工作,在4個重要節慶即農曆年三十晚、中秋節、平安夜和大除夕,更要通宵工作。”但他從無怨言,只要能夠獲得乘客的認同和感謝,已極具滿足感。

已婚及育有兩名子女的蕭偉恆,入職時已瞭解這份工作需要在節日上班,但以往在假期工作時,見到乘客一家大小或親朋好友聯袂出外游玩和慶祝,臉上掛著歡欣笑臉乘坐他駕駛的輕鐵回家,他便心滿意足地說:“覺得自己的工作好有意義。”

加入港鐵擔任輕鐵車長兩年的蕭偉恆,已習慣披星戴月埋頭工作的滋味,他說:“輕鐵雖然不用通宵行駛,但收車後其實是另一班職員工作的開始。”他解釋,為使每日的頭班車順利運作,加上維修部門完成路軌維修等工作後需有人駕駛列車進行測試,故輕鐵車長也設有通宵班,由晚上11時起通宵工作至清晨。蕭偉恆每隔一至兩個月便有一個星期需通宵工作,今天中秋節剛好是他當通宵班的日子。

放假期間被召回警署,豈不令家人失望及不開心,林志偉無奈地說,“‘開心’一詞近月一直難以跟香港市民拉上任何關係。”他表示自己現在最大的願望是暴力衝擊可以早日停止,令社會秩序恢復正常,並期望做出暴力違法行為的人早日被繩之以法,以維護香港的法治制度。

林志偉指出,估計99%同事當日均要上班,不能休假。“同事的工作量近月大增,除了早已計劃外游行程並獲准放假的同事外,其他警員現在都很難有假放。”

香港的社會氣氛持續緊張,中秋節理應是市民暫時放下分歧,與親友歡聚的日子,但縱暴派企圖破壞節日的喜慶、和諧,在網上煽動發起不同形式的示威滋事活動。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透露,警隊管理層早已作出部署,相信絕大部分的警員今日需要當值,不過他們也豁出去,“加入警隊多年,家人早已習慣這種情況,不會怪責節日時我們不在家。”

9月13日電 據香港《文彙報》報道,今日中秋節,家家戶戶圍飯桌分享佳餚,咀嚼美食,細味天倫樂;但同一月亮下,有一班無名英雄,為了讓市民能夠歡度佳節而犧牲自己的家庭生活,他們就是香港警務人員,以及將乘客送抵目的地的港鐵車務及維修隊伍。

胡先生身經百戰,參與過2014年非法“占中”運動,他認為兩次最大分別在於暴力程度,“‘占中’時示威者是和平表達,提出訴求,但近日的衝擊似是暴力大爆發,動不動就訴諸武力。”在這種暴力氛圍下,社會出現更激烈的撕裂,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出現裂痕,警員及其家屬的社交生活首當其衝,“太太與朋友聚會時亦難免有人談及此話題(暴力事件),但太太在這種情況下卻會因為我的職業,而感到尷尬。”

胡先生也與朋友關係疏離,他惋惜地說:“警察也是人,執法時難免有美中不足的地方,外界不應該過分放大警隊執法上的瑕疵,在雞蛋中挑骨頭,分化市民與警隊的互信關係。”在縱暴派肆意分化下,警員甚至被標上“莫須有”的標簽,影響胡先生與朋友的關係,“現在偶爾有朋友分享一些針對警隊的訊息時都不會響應,以免發生爭執。”

鐵漢柔情老差骨 止暴無暇陪妻女

資料圖:香港市民向警察致敬慰問。(圖文無關)中新社記者 洪少葵 攝

制亂期間,胡先生所幸只是皮外傷,但“內傷”卻不輕,他表示:“社會現在的對立情況,我不好受。”連月的示威活動亦令他的家庭生活大受影響,太太每日均擔心他上班期間會否受傷。今日雖然是普天同慶的中秋節,但他晚上亦要當值,未能與家人一同過節,“去年中秋節有跟親戚一同過,但今年只能預先跟太太及女兒慶祝,沒有時間與父母及外父、外母過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