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国AI-他们并不希望像谷歌或微软这样的公司帮助中国

  • 时间:

【2019年百家姓排名】

美國在中國的這些前哨們充當的不僅僅是一種合作的象徵,比爾蓋茨1998年認可了中國作為潛在的技術研究中心的實力,建立了第一個大型研究機構微軟亞洲研究院。很快地研究院凸顯了自己的價值,隨時間推移它已經開始為關鍵商業項目如Windows, Office, Xbox, and Bing等的開發做出貢獻。研究院也迅速吸收了來自美國的AI領先技術,2012年演示了近實時英翻中系統。

過去幾年AI已經成為了中美之間經濟政治緊張局勢的避雷針。AI領域正在飛速前進,並且雙方在該領域均可獲得巨大的經濟利益和戰略優勢。2017年7月中國發佈的國家AI計劃,雄心勃勃,引領地方政府和商業機構對於AI項目註入上億巨資。中美兩國都在努力將AI技術運用於軍事目的。

其他美國公司,像Facebook,被完全禁止了在華業務,眼看著來自中國本地的競爭對手,比如微信等,近幾年已經成長為了市場主導地位。隨著美國政府尋求限制技術輸出複製或者替換美國技術的努力正在加強,例如12月份中國中央政府要求政府官員三年內移除辦公環境中的外國電腦和軟件。

出口管制也是扔進中美關係機制中的新扳手。它限制和中國AI公司的商業交易,收緊中國研究人員的簽證審批並且公開反對美國公司對於北京方面要求的默許。

出口管製成為中美關係機制中的新扳手

“機器學習的進步會使所有人受益,特別是某些領域,例如健康,”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總裁Daniel Castro說。該基金會是由行業支持的科技政策智庫,Daniel認為實際的AI競爭根本不在研究層面。“許多AI技術的進步會很快的商業化- 因此誰開發了這項技術並不顯得比誰採用了它更重要。”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大數據文摘。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蘋果公司在中國也有幾個研發機構,亞馬遜今年在深圳,南中國的製造基地建立了研究院,技術公司不可能這麼輕易地就放棄他們在中國的AI前哨投入,一些觀察家相信事實上中國在人才和數據上面的誘惑實在太強大了,怎麼可能公司會實行整體裁員。

或許令人驚訝的是,鑒於不斷增加的摩擦和壁壘,一些人抱有希望,認為美中能夠找到共同點,理由是脫鉤對創新本身不利。

谷歌2017年在北京建立了AI研究中心,值得註意的是許多重要的AI研究里程碑和論文均來自中國。谷歌聲稱中國團隊做的是基礎類AI研究,組織會議以及與中國本土研究人員的合作。“對於許多世界頂尖的AI以及機器學習專家來說中國是故鄉。”你可以從該研究實驗室成立發佈的博客里讀到。

隨著中國科技產業不斷產出更多的自主創新產品,也許對於美國公司來說能夠借鑒這些創新思想會變得越發重要。白宮策略看起來忽視了這個事實,剪斷與中國的連接紐帶這也許存在競爭劣勢。

大數據文摘出品來源:wired編譯:lin一段時間以來,包括微軟,谷歌和IBM等在內的美國公司已經在中國建立了研究院以吸引本地AI人才以及跟蹤技術趨勢。現在,隨著管制和緊張局勢進一步加劇,觀察家們想知道這些前哨站們的日子是否需要按天數了。

Lewis認為美國公司也許會通過收縮他們在中國的業務來應對新出口管制。他說:“如果你發現微軟和谷歌正開始裁員,那麼你會瞭解我們正在朝哪走。”

“也許只是打個嗝或者暫時的撤退或者停擺”,已經在中國市場進行過廣泛咨詢的Tufts大學兼職教授Thomas Hout說,“這些大型跨國公司非常擅長疏通中國的障礙,中國政府也希望他們留在中國因為他們代表著技術的先進性。”

相關管制的實施廣度有待觀察,他們不太可能會是最後一批對於美國AI算法,數據集以及芯片的管制。商務部事實上仍舊正在權衡更多的AI軟件管制,並且特朗普政府正越來越仔細和全面的審查硅谷與中國的交互影響。

考慮到谷歌在2010年因抗議中國政府審查以及間諜活動而撤掉他的在華搜索引擎業務。這個研究院的決定看起來特別重要。今年谷歌在員工,政客以及公眾的抗議中被迫縮減工作,以用來開發適應中國市場的搜索產品的修改版。到底多少人目前供職於北京谷歌實驗室並不明晰。

“技術孤立主義會成為美國實施的適得其反的策略,” 撰寫中國AI新聞的牛津大學研究人員Jeff Ding說,“谷歌,微軟亞洲研究院以及其他在中國擁有研發機構的跨國公司並不會出於慈善目的或者期冀幫助中國軍事而做這些離岸技術開發工作。他們希望融入全球創新網絡,並將來自海外的技術進步引入到本土機構。”

過去幾年隨著中國科技產業的日漸成熟,幾家本土大公司包括百度,滴滴出行,騰訊以及阿裡巴巴均已經在美國建立了以AI研究為重點的前哨分支機構。然而面對國內新的審查和更加嚴峻的經濟阻力,也許一些人在考慮縮減規模了。

脫鉤不利,中美應找到共同點

Lewis認為已經在中國立足的公司也許要被迫接受科技超級大國正在脫鉤。“供職於這類公司的人告訴我他們也許只有7年的時間可以獃在中國,儘管這很大程度上依賴於中國人能多快的建立起具有競爭力的產品。”

“我不認為有任何的美國政府官員期望在開發AI方面規避中國,中國做的非常好,但是他們並不希望像谷歌或微軟這樣的公司幫助中國,” 華盛頓一家智庫策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高級副總裁James Lewis說。

“幾乎所有的中美公司都在評估他們的研發風險,”中金投China Money Network執行編輯以及科技產業專家Nina Xiang說,“中國公司已經關閉了他們認為不重要的美國實驗室,也許部分原因來自成本消減,因為所有公司都在勒緊褲腰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