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营销制造-“威马制造”至少从品质上还代表不了“中国制造”

  • 时间:

【中国万吨级巡逻船】

“威馬的品牌建設做的是最差的,蔚來和理想比小鵬高一個檔次,小鵬又比威馬高一級。”“沈暉什麼時候能不碰瓷?什麼時候別貶友商,威馬才有可能進一步做大,威馬做不大的根本原因在於領導人的格局。”

有媒體援引知情人士報道, “曾任吉利集團副總裁、吉利成都製造基地總經理的侯姓高管,在2018年離職時帶走了吉利SUV車型GX7的全部資料。這名侯姓高管和其團隊核心成員隨後加入了威馬汽車,併在此基礎上研發出了威馬首款車型EX5。”

2019年廣州車展上,沈暉放下豪言:“威馬的目標就是成為全世界第一個盈利的造車新勢力。”隨即就遭到網友反駁:“想盈利就別造車。”

2019年9月,吉利汽車以侵害商業秘密為由,起訴威馬汽車四家公司的案件在上海高院開庭審理,而該案件索賠金額高達21億元,是目前國內知識產權界訴訟金額最大的商業糾紛案。該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當中。

對於王興的這一預判,沈暉有些不服氣地發了一條微博表示:願意和王興打個賭,賭威馬一定能成為top3。

2019年,特斯拉宣佈開放預定。就在當天,威馬汽車針對特斯拉官方發了一條微博,“不好意思特斯拉,在中國製造≠中國製造”,威馬汽車稱EX5是真正中國製造,還特意@特斯拉。

公開資料顯示,威馬汽車創立早期的多名核心員工均具有吉利履歷。包括威馬汽車合伙人兼首席運營官徐煥新博士,此前曾在沃爾沃主導新能源技術。

第二天,沈暉對這一賭約進行了更具體的說明:“我跟王興打賭,威馬汽車將力爭在2020年挺進造車新勢力交付排行榜TOP3,也希望未來幾年能做造車新勢力的第一名。”

蹭熱度威馬很擅長,評論區卻翻了車,兩百多條評論中將近有一大半的黑粉。

企業家都喜歡打賭,尤其是身處不同行業的企業家,反而更願意打賭。

03傳統車企紛紛發佈新能源車型,國外巨頭特斯拉強勢入華,補貼退坡新能源車型銷量一路下滑,自身又深陷質量、司法等問題。威馬,這些內部外部的麻煩還少嗎?

國內造車新勢力志存高遠是好事,但是應該通過產品來體現,用營銷手段吸引關註,確實落了下乘。

02除用戶吐槽質量問題外,威馬汽車還遭到吉利汽車起訴天價索賠日子過得並不安穩。

汽車行業寒冬下,新能源行業進入生死存亡洗牌期,不好好專註產品本身,口碑差,又愛玩營銷蹭熱點,無疑“玩火自焚”。現在需要做的,不是去蹭熱度搞營銷,而是真正以客戶為核心,打造高質量的產品,提高自身的售後服務水平,進而塑造出來自己的核心競爭力。

01作為賭註,沈暉給出的配方看上去有些似曾相識,他表示“如果輸了,我送王興一臺車,贏了我希望王興能親自給我送一份外賣,地點我定。”雖然王興本人目前並沒有回應,但威馬卻因此拿到了今年第一個新造車企業話題。

打出“在中國製造≠中國製造”道德大旗的威馬汽車,混淆了一個最基本的概念“粗製濫造≠中國製造”,“威馬製造”至少從品質上還代表不了“中國製造”,至少現在還不行。

為自己貼上“中國製造”標簽的威馬汽車,頻繁被車主和媒體在網上爆出各種各樣的隱患和問題。如續航里程水分大、價格套路多、做工問題、質量問題、售後問題、自燃事件等等。

同時也有車主為威馬EX5貼上大標簽游街公示:威馬漏風,續航虛,高速失速,品控差,欺詐銷售,垃圾售後——謹慎入坑。

2019年的上海車展上,威馬EX5Pro正式上市,與其他品牌不同的是,對於EX5 Pro,威馬採取了限量銷售,數量為3000輛。“饑餓營銷”又遭到了網友的奚落,“它是知道自己賣不出去,給自己留面子呢。”

不得不說,威馬汽車的營銷部門的觸覺還是很敏銳的,但是這波操作,依然起到的是相反的作用。

各種各樣的問題讓威馬在消費者心中越來越“不靠譜”,導致威馬的口碑一直不好。

這已經不是威馬第一次蹭熱度翻車。

大潮褪去,方知真正的裸泳者。產品投訴不斷、身處泄密、侵權風波的威馬汽車,正在走入激流險灘,是會成為隨波稻草,還是價值導航者,一切還是由消費者來決定。

前兩天威馬汽車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沈暉截了一張圖,內容是美團網創始人王興在某互聯網平臺稱:“中國新勢力最後會剩下三家,而這三家分別為:理想、蔚來、小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