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部队全家福-十多年前父亲提过一次拍全家福的事后

  • 时间:

【香港市民升起国旗】

在鄭洪興家中,小女兒鄭錦是最懂父親的人,“十多年前,在父親快80歲的時候,他曾跟家裡人提起過,想拍一張全家福,當時我們忙於自己的事業,只覺得父親是隨口說說,等有機會全家人聚齊再說……”回憶起父親第一次提起拍全家福的事,鄭錦有些懊悔。

1993年,鄭錦與在西藏山南軍分區服役的戀人彭勇結為夫妻,鄭家在每個團圓佳節時都難得團聚一堂,鄭錦一個人帶著孩子、陪著父親,守望與思念,憧憬著團圓時刻。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孩子們長大成人。2010年,鄭錦的大兒子彭慶陽應徵入伍,服役於武警北京總隊;2018年,小兒子彭慶宇在上大學期間參軍入伍,一家人團圓就更難了。

鄭錦提到的網友又是另一個故事了。今年初,她把拍全家福的心愿發佈在網上,想在父親90歲生日來臨之際,幫父親實現這個心愿。一家三代從軍的故事打動了不少網友,老人想要一張軍裝全家福的朴素願望也讓無數人為之動容,甚至有好心網友特意給他寄來了一套抗美援朝時期的軍裝。就這樣,在各方的理解與幫助下,不同時期的四位現役、退役軍人終於齊聚一堂。

鄭洪興一家三代軍人合影。“1、2、3,敬禮……”7月18日,在四川金堂籍抗美援朝老兵鄭洪興的家中,隨著相機快門“咔嚓”一聲,一張盼了十多年的三代軍人全家福,終於在人武部的幫助下拍攝完成。鄭洪興的女兒鄭錦感嘆,父親的一樁心愿終於實現。

十年沒有團圓的家老人的願望緣何十餘年未了?原因在於鄭洪興一家三代五口人中有四個都曾經或正在當兵,家人聚少離多,團聚成了奢望。

“8年的軍旅生涯,外公的話常在我腦海裡浮現:‘要勇敢無畏,一腔熱血報效祖國。’”彭慶陽說,每當自己執行任務中遇到困難,只要想起外公的話,瞬間又充滿了力量。不僅如此,彭慶陽還經常寫信鼓勵弟弟彭慶宇:作為一個男人,穿上軍裝就是軍人。軍人要有軍人的責任,男人要有男人的擔當,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能放棄,要努力去完成。

“這是我第一次遠離家鄉,在這期間雖然也有過迷茫與彷徨,但想起外公、父親和哥哥的囑托,想起自己兒時的從軍夢,我又重新尋回了前進的方向……軍營日復一日的訓練生活很枯燥,但正是這樣,才磨煉了我的意志、強大了我的精神。”彭慶宇話音剛落,鄭洪興、彭勇、彭慶陽不約而同地點頭,露出欣慰的笑容。

“外公,好久沒見了,身體還好嗎?”彭慶宇眼眶泛紅,急忙向外公彙報從軍感想,“當兵讓我感受到了戰友的情誼和保家衛國的使命,我會時刻銘記您的教誨,成為一名合格的軍人,不給咱家丟臉。”鄭洪興拍著彭慶宇的肩膀,高興得合不攏嘴。

八方相助為圓夢看著兒孫紛紛踏上軍旅之路,鄭洪興越發想照一張軍裝全家福留念。“十多年前父親提過一次拍全家福的事後,再沒直接對我們提及,但是我從他的言語間能感受到他的期盼,他只是不願意影響孩子在部隊安心服役。”鄭錦說,老人渴望一家團圓,但更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國家統一。現在鄭洪興依然每天看新聞聯播、關註軍事頻道,他常說:“一家團圓哪有祖國安定來得重要。”

“一個人做點兒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要對得起初心,要好好聽黨的話。”拍完全家福後,鄭洪興再次囑咐家人。

“‘當兵後悔一陣子,不當兵後悔一輩子’這句話只有當過兵的人才深有體會。我覺得每個人都有人生的轉折點,當兵就是這樣的轉折點,正是因為有了部隊經歷,人生才會變得有所不同。”坐在老屋院子里,聽完父親講述戰鬥故事的女婿彭勇也難掩內心的激動。記者發現,只要談起部隊生活,三代人就有說不完的話。在這個家裡,被子永遠方正如豆腐塊,腰桿永遠挺直如槍桿,軍營的影子隨處可見。

現在回想起來,鄭錦覺得父親當時並非是隨口一說。1952年,傷愈後的鄭洪興返鄉後,把國家為他安排的國營企業的工作讓給了家境更困難的戰友,他則選擇回到老家,憑著肯幹事、不服輸的勁頭,先後擔任生產隊隊長、村主任和市人大代表,帶領村民引進橘子種植,帶動全村發展致富。這些年生活好了,鄭洪興始終不曾忘記他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犧牲的戰友,他會時常跟女兒提起戰場上的點滴。“這麼多年來,父親雖衣食無憂,但是我知道他更想有個傾聽者,每周我回老屋聽父親講當年的戰鬥故事,就是父親最高興的時刻。”鄭錦說。

“父親也90歲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我怕父親突然不在了,這個心愿就變成了永遠的遺憾……”鄭錦說,隨著父親年事已高,她迫切感到這個心愿必須儘快實現。今年4月,鄭錦主動聯繫金堂縣人武部,希望人武部幫助父親達成心愿。人武部政委吳建軍瞭解後十分感動,也十分支持,於是致函聯繫彭慶宇所在的部隊。部隊瞭解情況後,對這件事情非常重視,特地批准彭慶宇返鄉探親。“其實,我也擔心影響兒子在部隊訓練,但不少網友鼓勵我了卻父親的心愿,還讓我把我們家的故事講出來,影響更多的家庭!”

離開鄭家時,記者耳邊依然迴蕩著鄭洪興剛剛唱過的那首振奮人心的歌: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為祖國就是保家鄉……

鮐背老人的生日願望全家福照片,對於一個家庭來說是再普通不過的東西,但是對於邁入鮐背之年的老人——鄭洪興來說,卻是個惦記了十多年的心愿。

“十多年來我們家沒有真正團圓過,但是生活在一個軍人家庭我覺得很幸福。”從小到大,鄭錦是聽著父親的戰鬥故事長大的,對軍人更是有不一般的理解。生活中,鄭錦是一個敢闖敢乾的“女漢子”,為了一家人的生計,她先後在帆布廠、罐頭廠、釀酒廠、印刷廠當過臨時工,2003年,創辦了一家貨運公司。鄭錦說,自己不服輸的性格是受了父親的影響。她還說,軍人的職責是保家衛國,她的職責就是把軍人的家料理妥帖,照顧好一家老小就是她的幸福。這背後的艱辛和委屈,全被她藏進了一本發黃的日記本里:“慈母兩眼淚,送兒去邊陲。心有萬般痛,唯有國家重!一年又一年,門口望兒返。兩眼望斷淚,卻不見兒回!父母年老病,兒卻為士兵。希望兒凱旋,平安把家返。”

拍攝這天上午,天空飄著小雨,記者和人武部一行人,隨同彭慶陽、彭慶宇兩兄弟從縣城出發,驅車20多公里,來到龔家山腳的小柏村,再沿著彎曲的土路穿過竹林和苞谷地,終於見到坐在老屋門口竹椅上、等待孫子歸來的鄭洪興。

在四川省金堂縣淮口鎮小柏村鄭家老屋,記者見到了剛剛過完90大壽的鄭洪興,精神矍鑠的他講起69年前的烽火歲月思路十分清晰。1950年11月,鄭洪興隨部隊從德陽出發一路北上,輾轉西安再到黑龍江,歷經7天汽車、7天火車,進入朝鮮戰場。1951年冬天,在執行一次戰鬥任務時,鄭洪興所在部隊遭遇敵機轟炸,一支70多人的隊伍僅有12名戰士幸存,他被炸彈掀起的石頭擊中胸部昏厥過去,蘇醒後被送至吉林省長春市第十八陸軍醫院搶救,後轉移至沈陽軍區醫院進行治療。鄭洪興動情地說:“戰火無情,但軍人保家衛國是一件光榮的事情,我不後悔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