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盟友政府-印太战略”实际上是美国整合盟友体系

  • 时间:

【洪泽湖海市蜃楼】

8月7日,正在亞洲訪問的新任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剛剛結束對日本的訪問,但他提出的希望日本加入由美國主導的中東霍爾木茲海峽“護航聯盟”等要求,沒有得到日本方面的正面答覆。這名剛剛就職兩周的新防長沒能在盟友日本那裡收穫到期望的“見面禮”,反而被對方施了個“下馬威”。

事實上,美國盟友早已看清了這屆政府的外交套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美國用套路換回來的也只能是他國的套路而已。(作者是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學者)

第三,“印太戰略”實際上是一個“口惠而實不至”的空殼戰略,美國政府唯利是圖的本性打消了各國對這一戰略的期待與幻想。特朗普執政以來,高舉“美國優先”,全方位調整了對外政策,拒絕他國搭便車,要求盟國為美國的安全投入“付費”,施壓盟友承擔更大的安全責任,卻竭力避免為盟友承擔更多義務,為了獲取自身更大利益,美國會不惜犧牲盟友的利益。從“亞太再平衡”到“印太戰略”,美國政府對這一地區的戰略投入並未實質增加,但在經貿等問題上,日韓卻並未因美國盟友的身份而被美國政府輕易放過。

第二,“印太戰略”實際上是美國整合盟友體系,夯實美國霸權、拓展對亞太地區安全控制權的戰略工具。美國錶面上在拉攏印度等國平衡中國,實際上卻是借助該“印太戰略”重塑地區霸權,包括美國對南亞和中東地區的霸權。以印度為例,印度戰略界對美國借助“印太戰略”拓展和強化對印度洋地區的影響和控制力十分擔憂,在利用美國的同時,也在竭力避免被美國利用。美國對於組建霍爾木茲海峽“護航聯盟”的想法事實上是在利用印太戰略“裝私貨”,恰恰表明“印太戰略”不過是一個美國隨意使用、對抗其他地區國家的幌子。

第一,把中國作為戰略競爭對手,把“一帶一路”作為對沖目標,使“印太戰略”淪為美國的“冷戰工具”。在美國新版《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美國國防部2019年發佈的《印太戰略報告》中,都明確地把“印太戰略”作為遏制中國崛起、平衡中國地緣政治影響力的工具。“印太戰略”事實上成為了美國拼湊拉攏的一個“反華聯盟”,成為美國在中美關係中劃分敵友陣營的一條邊界。亞洲的崛起得益於這些年的和平發展,亞洲國家希望能夠同中國和美國都搞好關係,從與中美兩國的合作中受益,所有國家都不願意在中美對抗中選邊站隊,更不願意被美國拉上“反華戰車”。

從馬蒂斯到埃斯珀,美國防長首次外訪選擇亞太地區似乎已經成為慣例,這和特朗普政府一直以來推動的“印太戰略”是一脈相承的。此次新防長的亞洲行有三個目的:一是強化同亞洲盟友的關係,緩和日韓盟友之間的矛盾,表明美國對亞太地區盟友的重視;二是繼續鼓吹以“印太戰略”應對所謂的“中國威脅”,推動盟友“一致對華”,服務於美國的大戰略佈局:三是尋求盟友在朝鮮半島問題、伊核問題,以及在亞洲部署中程導彈問題上的支持。還需要看到的是,在中美貿易摩擦愈演愈烈的大背景下,這名新官通過此次亞洲行,一方面在以實際行動向特朗普“表忠心”,另一方面也包藏著在安全領域策應特朗普經貿施壓的險惡用心。

然而,從此次訪問收到的效果來看,美國的亞太盟友們對這名“堅定執行特朗普政府‘印太戰略’”的新防長並不買賬,除了收穫幾句客套話和外交套話之外,成果寥寥。特別是盟友們對新防長希望在亞太地區部署陸基中程導彈的想法保持了足夠高的警惕。4日,澳大利亞防長已明確排除美國在澳大利亞部署中程導彈的可能性。此次訪問凸顯出一直以來美國推動的所謂“印太戰略”的三大弊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