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企业市场-新能源汽车产业需要转换、增强发展动力

  • 时间:

【库兹马退出美国队】

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副司長蔡團結

財政部經濟建設司一級巡視員宋秋玲表示,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抓住了歷史機遇,並取得了顯著的發展成就。隨著汽車電動化成為全球統一行動,國際競爭壓力越來越大,主要汽車發達國家均已推出電動汽車購置補貼政策。部分國家甚至提出要在未來十到二十年開始禁售燃油車,跨國企業也提出全面電動化的戰略規劃。因此,中國企業要進一步增強危機意識,加速提升產品的質量性能,抓緊在品牌建設上下工夫。

著眼長遠,完善市場化長效機制。一方面應按照既定的政策完成補貼退坡,另一方面,要充分發揮積分等政策的承接作用,進一步完善增強積分的交易活力,做好積分政策和補貼政策的銜接。

財政部經濟建設司一級巡視員宋秋玲

中汽協數據顯示,今年1-7月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完成70.1萬輛和69.9萬輛,同比分別增長39%和10.9%。新能源汽車產業由政策驅動為主轉向市場驅動為主已是大勢所趨,優秀的企業和產品也將從市場競爭中成長起來。

當前國際汽車產業格局正在發生深刻變化,我國新能源汽車領域也已經全面對外開放。宋秋玲提出,在新的發展階段,在新的發展階段,必須保持戰略定力,堅定發展信心,增強內生的發展動力。

隨著跨國企業和造車新勢力加速佈局,智能製造將成為新能源汽車產業新的發展方式,安全、智能、節能成為新的產品標簽,市場競爭愈發激烈。尤其是在新能源補貼逐步退坡、產業由政策導向逐漸轉變為市場導向的背景之下,新能源汽車產業要鞏固和發展此前的良好勢頭,實現平穩過渡,必須轉換髮展動力,提升產品質量。

針對基礎設施短板,應將購置補貼轉為用於支持充電和加氫基礎設施建設以及配套運營等方面,探索創新充電商業模式,針對動力電池和整車技術瓶頸,應加快形成以企業為主體的攻關模式,向有能力的企業聚焦,針對產品安全問題,應進一步強化抽檢,督促企業更加註重產品一致性、安全性,提升質量水平。

二是內生動力不足的問題。目前我國新能源汽車技術經濟性還不能完全與燃料汽車、傳統燃油汽車媲美,與國際上先進的新能源汽車也有一定的差距。動力電池性能仍不能完全滿足需求,車用控制芯片、電機控制器等一些關鍵部件依賴進口,隨著逆全球化趨勢有供應鏈斷裂的可能,企業是否都做好了迎接挑戰的準備,還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今年2月,工信部開始籌備“2021-2035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並提出了三點總體思路:一是要從降低資源消耗強度,改善生態環境等方面明確發展新能源汽車的戰略導向,兼容多種技術路線的發展;二是提出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更好發揮市場機製作用,激發企業自主創新動力(310328)和市場活力的對策,形成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推廣應用與資源環境、社會運行的良性循環;三是要處理好宏觀和微觀、當前和長遠、國內和國際的關係,進一步優化產業佈局,完善基礎設施,深化開放合作,走出一條更加協調、更高質量、更可持續的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新路。

工業和信息化部裝備工業司副司長羅俊傑認為,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正處於由政策驅動向市場驅動轉變的關鍵時期,正處於與能源交通新一代信息通訊技術等產業融合的關口,產業的生態和競爭格局面臨重構,急需轉換髮展動力,提升產品質量,優化配套環境,促進融合發展。

工業和信息化部裝備工業司副司長羅俊傑

今年上半年,我國已經發生了19起涉及到行業安全生產的新能源汽車安全生產事故,雖沒有太大傷亡,但造成了巨大財產損失和社會影響。在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副司長蔡團結看來,交通運輸行業是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受益者,但也受制於新能源汽車產業和產品,例如安全、里程焦慮和廢舊電池回收,這些問題都需要解決。

要做優做強純電動,鞏固純電動汽車領域的優勢。同時對於燃料電池統籌研究,推動相關管理制度的完善,探索佈局合理、協同推進的發展新模式。

2018年泰達論壇關於新能源汽車的關鍵詞是“補貼政策”,2019年泰達論壇的高頻熱詞則變成了“高質量發展”。在距離補貼完全退坡的時間點越來越近的關鍵時期,幾位部委領導一致認為,新能源汽車產業需要轉換、增強發展動力,補齊短板,提升質量,從而實現由政策驅動向市場驅動的轉變。

“安全是底線,不安全的車不能用,生產不安全的車是對社會的不負責任,使用不安全的車也是對社會的不負責任,是對生命的藐視,所以我們要確保安全。”蔡團結最後說,新能源汽車尤其氫燃料電池的推廣一定要確保安全,而在相關產品的市場推廣過程中,還需要企業做好產品安全運行的知識普及。

交通運輸行業是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示範推動者,蔡團結建議,純電動、混合動力、燃料電池汽車等技術路線有各自的使用優勢,應根據發展環境、發展目標,堅持以市場為導向,減少行政干預,因地制宜選擇適合的車型。同時,氫燃料電池要加強技術攻關,明確技術路線,切忌再走純電動發展的老路,不能以投資換市場,造成行業的魚目混珠。

三是基礎設施制約的問題。雖然充電基礎設施發展較快,截止到2019年7月達到了105.1萬個,同比增長71.87%,平均3.3輛車一個樁,但與需求相比,數量仍舊不足,而且平均利用率相對較低,行業盈利水平差,商業模式尚未成熟,充電的便利性、快速性、智能性遠不能滿足市場需求。此外,資源環境制約、產品安全性等問題,也都影響了產業持續健康發展。

從2009年開始,國家開始新能源汽車示範推廣,十年來,新能源汽車產業從無到有,逐步發展壯大,建立起了完整的產業鏈體系,初步實現了公交電動化,產銷量從不到500輛增長到100多萬輛,連續四年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產銷國。但全球製造業競爭加劇,外部環境不斷惡化。我國新能源汽車與國際先進水平仍存在差距。一些深層次的問題和矛盾也開始顯現,未來面臨著風險和挑戰。

就國內而言,新能源汽車產業也同樣面臨很多風險和挑戰。

一是技術路線存在動搖問題。近期部分媒體片面解讀國家將不再支持純電動,轉而支持燃料電池汽車,部分行業企業也認為新能源汽車技術路線動搖。事實上,由於我國燃料電池汽車核心技術和零部件技術尚未突破,基礎設施建設不足,標準法規缺失,氫氣作為能源管理的體系尚未建立等等原因,目前尚不具備大規模的推廣應用條件。同時,燃料電池汽車和純電動汽車技術特點不同,有各自適合應用的場景,未來應該是互補、共存,而不是替代的關係。